mali

江郎才尽

答案

#双向箭头的恋爱
# 有微微长得俊

    蔡徐坤把新网购的八角帽正正当当的带上后,完成了今晚的夜宵stlye。

  说来他本人晚上时是不怎么吃夜宵的,毕竟每一口都是热量啊!还会长胖!一长胖,不就没什么脸说尤长胖长胖了??

  可有一天长胖晚上硬闹着要吃夜宵,于是蔡小队本着关爱队友的精神带人出去觅食--小区便利店

  走起!

  蔡徐坤明明记得,这个店只有一个收银员,还是一个看着自己会冒星星眼的那种女孩子!他都摆好了女孩子们都会喜欢的那种表情了,只要他能保持住表情不崩,常常会多顺一瓶可乐或者热狗回来。

  可当感应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居然是一个男孩子!

  那个男孩子又高又好看,还会嗲嗲的说句“欢迎光临~”

  天内!到底是谁把谁迷住了!


  从那以后,蔡徐坤每晚都会去便利店给长胖买零食。

  

  

  经过两个星期持之以恒的以夜宵会友,蔡徐坤才知道,原来这个新来的男孩子叫陈立农,是台湾人。

  “吃夜宵可是会变胖的,没关系吗?”

  陈立农一边打包着关东煮,一边抬眼看着眼前这个扯着自己袖口可眼神却直盯盯看着自己的…小可爱?

  陈立农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把一个1.82m的男孩子称作小可爱。

  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那大背头油光发亮,明明只穿着一件简单的白t恤,可从中露出的肌肤却带有性感因子,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还带着一个可爱的男孩子过来吃关东煮,虽然两人总是在拌嘴的状态

  但是…这就是所谓的“打是情,骂是爱”?

  想到这里,陈立农未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

  果然呐…

  好看的男孩子都是有男朋友的。


   结帐的时候,稍微矮一些的男孩不满的抱着自己怀里的零食嘟囔着说道“蔡队,不吃关东煮的夜宵是不完整的。”

  被叫蔡队的人一顿,无奈的说“长胖,你再吃就真的要长胖了。”

  长胖一听,立刻气鼓鼓的扭头对陈立农说“小哥哥,这个人送给你了,不谢。”

  还不忘提着自己的零食扬长而去。

  独剩下蔡徐坤和陈立农面面相觑。

 

   
  最终陈立农是由陈立农忍不住扑哧一笑而带过这个尴尬

  “我叫陈立农,可不是什么小哥哥。”
 

  

  可后来奇怪的是,陈立农再也没看见两人一起来过便利店了,没有那个气鼓鼓的长胖,没有梳着大背头的蔡队,只有每晚按时报道的蔡徐坤。

  可第一次见时的某样完全不同。

  刘海被乖巧的放下,穿着都是粉嫩的那种。

  有时是穿着背带裤,有时是穿着粉色的格子衫,有时还会穿着oversized的西装过来,偶尔还会戴着那种八角帽过来

  真的是可爱的一批。

  有一次陈立农没忍住,上手摸了摸这个毛绒绒的脑袋,两人皆是一愣,最后缩回自己的手,不好意思的说道

  “抱歉啊,太可爱了就想摸一摸。”

  顿时,蔡徐坤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脸颊,他不自然的把手放在脖颈后,眼神乱瞟着嘟囔

  “原来你喜欢可爱的啊…”


  看着人儿离开的背影,陈立农看着自己的手心,最后还是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忍住,他可是有男朋友的!
  

  

  可对于蔡徐坤来说,就像是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揣着关东煮‘啪’的一声放在尤长靖眼前,无视一旁林制霸泛着寒光的视线,一口气巴拉巴拉


  “给,关东煮给你!告诉我怎么变可爱!”


  

  到底是练习生的日子,总归是容易肚子咕咕叫

  也不知道是不是每晚都被蔡队投食的原因,尤长靖觉得自己的胃被撑大了,很容易就觉得饿…

  说道这里,便不由得想起蔡队每晚都会去便利店买关东煮,买了又不吃,真是奇怪…

  不过便利店的关东煮,真的挺好吃的啊…

  
  越想就越不满足于想象,尤長靖便在林制霸面前各种撒娇卖萌才被允许去便利店买关东煮。

  

  “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这个!麻烦都帮我打包!”看着热腾腾的关东煮,尤長靖的眼中都发亮起来!

  “…少吃点,一会儿还要吃晚饭呢。”

  尤·可怜兮兮·长靖 盯----

  “好吧,买买买。”制霸无奈的挥挥手,示意收银台小哥继续扫码。

  “小哥哥,再拿一瓶可乐!”

  长靖乐得都露出了自己的兔牙,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冰柜里的可乐,笑得一脸天真。

  陈立农看着这样一副场景,仿佛心中有什么东西终于见到光明,破土而出。
 
 

  

    
  今晚,蔡徐坤依旧雷打不动的穿着自己的新衣裳跑去便利店了。

  门打开的那一刹那,蔡徐坤把嘴角高高翘起,手举到太阳穴的位置,那声“晚好~”还卡在喉咙眼里,就看见两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子在收银台缠着陈立农。

  重点是陈立农还笑着回应,没有丝毫不耐烦。

  蔡徐坤的脸色一下就垮了下来,瘪着嘴走到收银台前,随手拿了一包德芙放在陈立农眼前,声音闷闷的说“付钱。”

  清脆的‘滴’了一声后,蔡徐坤正准备从自己层层叠叠的装扮中掏出手机付款时,台湾腔软软的攥进自己耳朵里“今晚不吃关东煮了吗?我还放了你爱吃的福袋。”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撇了一眼旁边的两个女孩子,蔡徐坤的声音简直细如蚊蝇,可陈立农还是听清楚了。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放进蔡徐坤的手里,语气还是温柔的说“去边上挑个自己喜欢的冰激凌吃,我一会儿就过去。”

  手心里攥着纸条,里面写了什么蔡徐坤一概不知,但是就是这种未知感折磨着人,隐约带有中期待和兴奋,一只吊在嗓子眼里,仿佛只要一开口知道其中秘密。

  从人间到天堂,抑或是从人间到地狱,只要一个答案就好。
  
 可偏偏就是一丝希望都叫人身体里的血液都叫嚣起来,让人止不住期待。

  蔡徐坤像是踩着棉花走到冰柜前,乐呵呵的挑了一个冰激凌就坐在窗边舔。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纸条

  方方正正的繁体字很清晰的表达意思

  

  “如果你是单身的话,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我必须骄傲一下,嘻嘻嘻嘻

小括弧

#喜欢哭唧唧的菜同学

#写的不太好,见谅了各位




链接🔗:https://shimo.im/docs/bhwn4v3ZwwcoNltV/ 《小括弧》 ,可复制链接后用石墨文档 App 打开

愿者上钩

#影帝主动求金主粑粑包养的沙雕小故事

#微微弱攻强受



  
   “啊,又没中奖…这下陈总欠我一个手机和两万块了……”

  助理捧着手机哀嚎几声后,突然意识到蔡大明星还在认真的背台词,便立刻噤声,可怜兮兮的缩到角落里删除最新转发的抽奖微博。

  

  说起来,这个陈总好奇怪啊

  今年蔡徐坤拿了金马奖,全公司上下…不,全网都挺沸腾的

  毕竟,年纪轻轻又在台湾拿了金马奖

  又证明了自己的实力,又给国人长脸了

  然而

  这和陈氏集团的陈立农有什么关系??

  这个陈总在微博上祝贺蔡徐坤获奖外

  还额外的抽八十人,每人送两万块

  以及抽八十人送手机和手机壳


  这要说,陈总和蔡徐坤没点关系,吃瓜群众们是打死都不信的

  可是,身为蔡徐坤的贴身助理,在公司的高层的逼问下,就差没有声泪俱下的说

  真的没有啊!

  在我的铁壁防御下,连粉丝的信都不收了

  更别说其他什么暧昧的金主包养信息

  

  小助理抬眼看看继续认真看台词的蔡大明星,无奈的起身,准备驱车去一公里以外的店取祖宗想吃的盖浇饭。

  

  助理前脚刚走,一直埋头于剧本的蔡徐坤终于抬头,若有所思的瞟了一眼手机

  恩?没有未读信息

  蔡徐坤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拿过手机,有些不耐烦的划过微信的界面,找到了那个联系人--兔子先生

 要说蔡徐坤手机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个令人遐想的名字呢?

  这还得从五天前,金马奖之夜说起

  在那里,他碰到了兔子先生。

  

  

  “就你这样,都不配给我提鞋。”

  蔡徐坤看着这肥头大耳的企业家,满是厌恶的吐出恶毒的言语。

  看着那人由满脸的色情打量的眼神变为震惊再带有些愤怒的某样,蔡徐坤心里简直爽翻天。

  “不识好歹!”

  那人看着蔡徐坤不屑的眼神,恶狠狠回了一句后转身,可身体突然顿了顿,再回过头来,一杯的香槟就迎着精致的小脸泼过来。

  蔡徐坤也没想到居然会有人在这种场合拿酒泼自己,即使看到了酒迎着自己泼过来,身体也跟不上反应,直愣愣的站在原地,毫无动作。

  突然有一个力,拉着蔡徐坤倒入另一个结实的胸膛里,才躲过了这场荒唐的闹剧。

  那人见没得逞,本想抢过其他人的香槟再泼一次,然而抱着蔡徐坤的男人手一挥,就有保安冲出来把人带走,这场战争才算结束。

  

  蔡徐坤就着还被搂着的姿势,微微的抬头,顺着男人的脖颈偷窥到一丝侧颜。

  呦,长得还不错诶

  这个也是想包养我的吗?

  可以考虑哦!

  正当蔡徐坤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男人亲密的捏了一下他的鼻尖,有善的笑着说道“没si了,没被泼到吧?”

  靠!这种戏码!我懂!!!

  蔡徐坤立刻反手抓住男人想要撤回的手臂,假装站不稳的步伐,又一次倒进男人的怀里,无病呻吟道“有些害怕,能扶我到座位上去吗?”

  影帝就是影帝,男人不怀疑蔡徐坤的说法,像个护花使者一样,顺着蔡徐坤的指引,两人坐到了光线几乎很暗的角落里。

  蔡徐坤把人的手死死牵着,男人落座后没法抽身离开,只好俯身在人耳旁,用软软的台湾腔问“你要是还不舒服,不如回车里休息一下?”

  哦哦哦,他暗示我了!

  蔡徐坤捣蒜般的点头,于是乎,男人又扶着被‘吓着’也发挥出色演技的影帝,带离出宴席。

  

  

  一出了宴会厅,蔡徐坤就把人摁在了消防通道里,迎着他的目光说道

  “好了,这里没有其他人,咱们有事说事”

  男人眼睛眯小,一脸疑惑的看着几乎贴在自己身上的蔡徐坤,一时间不知道是先推开身上的人好呢,还是先礼貌的回答别人的问题。

  犹豫了一下,男人还是伸出两根手指头,轻轻戳了一下蔡徐坤的肩膀,示意道“你…先起来啦…”

  蔡徐坤感受着那两根手指所有似无的戳着自己的肩膀,有了些自己的判断。

  哦…不喜欢主动的!

  可是…

  妈妈说了,得主动出击!

  

  “我叫蔡徐坤,你呢?”

  “陈立农。”

  陈立农感受到蔡徐坤的气息都喷洒在自己的脖颈处,有些不自然的挪了挪,谁知道人又马上贴上来。

  “我182,湖南人,单身,有房有车,有颜有臀,你呢?”

  “184,台湾人,单身,我…”

  在确立陈立农还是单身的时候,蔡徐坤打断了他的发言,抓起陈立农侧垂在一旁的手,放在自己挺翘的臀部上,耳间的通红烧到了脖颈,可还是坚持的叭叭说道。

  “先验货的道理我懂…你可以…先捏捏…”

  这样露骨的言语,蔡徐坤觉得自己快要烧起来了,尤其是他感觉到对方宽大的手掌不轻不重的捏着自己的臀肉时,更是害羞的哼唧出声。

   “我很贵的,但是呢…可以给你九五折。”

  而后蔡徐坤听到一声从陈立农胸膛里传出来的回应

  “…你…是鸭?”

  

  

  码迈批

  你才是鸭呢!

  老子第一次主动

  你特么不领情里算了

  羞辱我是怎么回事??

  还不如泼我一杯香槟呢!

  哭唧唧

  

  在听到陈立农的回应时,比起害羞,羞耻感更是席卷了蔡徐坤,他一把拍掉了放在自己臀部上的手掌,一下眼泪涌上眼眶,气鼓鼓的瞪了陈立农一眼,相顾无言,转身就跑掉了。

  没跑出多远,蔡徐坤就听见了一个跟在自己身后的脚步声,一回头,是陈立农!

  一见蔡徐坤回头,陈立农立即慢下脚步,平稳了一下呼吸后,郑重说到。

  “那个…我买了!”

  “呸,老子不卖了!”

  

  

  从台湾回来后,陈立农也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蔡徐坤的联系方式,思索再三,蔡徐坤还是加了微信。

  毕竟,买卖不出,仁义在嘛!

  他蔡徐坤还是上道的。

  

  陈立农说,我还是想要买你。

  呸,没有诚意!

  也不知道是哪个人,一看见陈立农的信息瞬间崩了心态,回了一句立刻下线了。

  什么道理,什么仁义,统统被抛到脑后。

  而后,就有了陈立农在微博上庆祝蔡徐坤得金马影帝,还以此为由设抽奖,抽八十人,每人送两万块以及抽八十人送手机和手机壳

  一夜间一跃成为国民老公。
  

  一连五天,陈立农每天都会问一遍蔡徐坤,我可以买你吗?没有折扣也没关系!

  所以说,早当初做什么去了??现在后悔了?

  前五天的时候,蔡徐坤每次看到陈立农的消息都会悄悄diss陈立农,以挽尊。

  然而今天,第六天,陈立农并没有发信息过来,蔡徐坤也开始心情不好了,看似是在看剧本,实则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终于装到助理去帮助买单,才得以从这种假装用功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做一下真我。

  烦躁了一会儿后,正考虑要不要主动一下的蔡徐坤听到了朝着自己走开的脚步声。

  抬眼看去,竟然是陈立农!!

 陈立农穿着高订西装,却也自在的蹲在蔡徐坤身旁,双眼充满歉意的问道

  “很抱歉,没经过你的同意就擅自来看你了,我仔细想了想,如果你还是很生气的话…

  不如你买我吧

  我很便宜的

  一个吻就好了

  而且,我也可以先验货哦!

  

  

  

  

 

Give me your love-3

#有点坏坏的陈立农×有点软软的蔡徐坤

 

 “怎么那么蓬呢?”

  揉了揉自家小男友的毛发,陈立农由衷的感叹。

  手感太好了吧…

  “什么?”

  忙于写作业的小粉团终于从书堆里抬起头来,看向一旁悠闲喝着楼下买来的速溶咖啡,还手肘撑着桌面手腕支着下巴,时不时玩弄自己头发的陈立农。

  陈立农的声音实在好听,他只要说上一句,不论是自个嘀咕或者是没有意义的哼哼,蔡徐坤都想要听清楚。

  “我说,你真可爱。”

  陈立农说时倒是自然得很,不过是听着的人刷的一下从耳根红到了脖颈,他不自然的又把头埋回书堆里,写写画画几下后才小小声的回了一句。

  “…你也很帅气的…”

  “我知道。”

  指尖卷上一缕栗色的微卷的发丝的同时,陈立农想也不想的就回应了蔡徐坤的赞美之词。


  
  他一直知道自己是有几分姿色的

  在现在的社会里,丑但是长得高的男生可比长得好看但矮的雄性有市场多了。

  没错,是雄性,连男生都算不上

  在女生眼里,这类男生就等同于男闺蜜

  

  而陈立农不仅好看还长得高,自然是一直受着各种夸赞长大的。

  蔡徐坤的赞美可是他听过最普通的一种了

  实在是无法让他这么多年锻炼出来厚如城墙的羞耻心有什么波澜

  可…有趣的是

  却像一个狗尾巴草一般,轻挠着敏感的敏感地带

  抓心挠肺又碰不到

  真叫人难受

  

  陈立农凑近蔡徐坤的肉肉的脸颊,出其不意的亲了一口。

  对上他吃惊的双眼

  陈立农又恢复成有些痞痞的模样说道

  “对你诚实的奖励。”

  蔡徐坤用手捂住被偷亲一口的脸颊,面对陈立农的无赖,只是红了双颊说道

  “…还在图书馆呢”

 

  

  “吃一口。”

  把薯条三分之一沾满番茄酱,然后喂给还在写作业的粉团子。

  实话说,当他决定把肯德基带进图书馆时,就准备好了要遭受其他人因为垂涎自己外卖而投射过来的白眼。

  不过似乎是自己想多了?

  那些人瞟了自己和蔡徐坤一眼,直接捧着书就走了。

  写字区里就剩下了陈立农和蔡徐坤两人 。

  蔡徐坤被香味吸引,从书堆里抬头,乖乖地张口吃下薯条,满足得在一旁扭来扭去。


  
  “农农也吃。”

  捧起奥尔良鸡腿堡,蔡徐坤特意把汉堡里的鸡腿肉拉出一点,献宝似的要让陈立农品尝第一口。

  汉堡留下一个半圆的缺口后,蔡徐坤才乐滋滋的跟着缺口一口一口的瓦解汉堡。

  

  这个小动作太常见了

  就像是为了确定什么一样

  既然交往了

  得要喝一个杯子里的水

  用同一双筷子夹东西

  甚至吃下被舔过的棒棒糖

 

  陈立农虽然不觉得自己有严重的洁癖,但是基本的卫生观念还是让他介意和别人共用一个东西。

  哪怕…

  那个人是自己的恋人。

  

  “粢饭团好吃吗?“

  蔡徐坤两颊塞得鼓鼓,回头看见陈立农盯着自己,再看到粢饭团连包装都没打开,不由得好奇的问。

  “试试?”

  粢饭团伸到嘴下,哪有不吃的道理?

  蔡徐坤不客气的咬下一口,咀嚼了几下后,悻悻拿起自己的汉堡回避着陈立农的目光说道

  “…还是鸡腿堡好吃…”

  看着粉团子纠结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全盘托出的某样,逗笑了陈立农 

  而后他大大的咬了一口粢饭团,被咬过的位置不可避免进了嘴,在舌头的搅动下被齿间咀嚼。

  “还挺好吃的。”

 

 

 

Give me you love-2

#有点坏坏的陈立农✖️有点软软的蔡徐坤



  “看到男朋友都不打招呼的吗?”

  陈立农使坏的捏了捏蔡徐坤充满肉感的臀部,语气暧昧问道。

  “…你好…”

  即使被偷香,蔡徐坤也没反抗,只是攥紧双手,乖乖地按照陈立农的指示办事。

  “啧,你又怎么了?”

  

  “她…刚才亲了你哪里?”

  陈立农不耐烦的语气使得蔡徐坤倍感委屈,但刚才看见的一幕反复在脑海里重现,怎么也没法说服自己若无其事的面对陈立农。

  陈立农一挑眉,立刻明白蔡徐坤说的是什么 

  从他俩现在做的这个位置来看,刚好能看见图书馆门口,也就意味着刚才和前女友的贴面礼肯定一点不落的收入蔡徐坤眼中。

  况且,一定会错位的看成在接吻。

  “怎么?要给我一巴掌?”

  陈立农贴近蔡徐坤肉嘟嘟的脸颊,口中的喷出的气流甚至使得这个精致的瓷娃娃的睫毛不可抑制的颤了颤。

  “…没、没有…”

  蔡徐坤抬头,眼眶毫无意外的红了一圈,却还是说着与眼神意味完全相反的话语。

  

  忽然,一个吻封住了稍许颤抖的人儿,野蛮的在口腔中掠夺,还凶狠的啃咬丰满的下唇,直到听到了细小的咽唔声,陈立农才放开憋得满脸通红的人。

  “放心,我现在感兴趣的人,是你。”

  最后两个字,陈立农咬得重些,不出意外的在蔡徐坤眼中看到了点点的星光。

  “刚才只是分手而已。”

  觉得好似没有解释到重点的人,又补充了一句

  “哪哪都没被碰。”

  

  “…知道啦…”

  虽然还是小小声的回答,但是香软的人主动的钻到自己怀里还软绵绵的出声,全然没了刚才的隔阂

  陈立农觉得,这波是稳了,自然也没了刚才的不耐烦,收紧与怀中人的距离,懒洋洋的被笼罩在初秋的日光浴里。


  

  



  以往来说,他是绝对不会迁就那些前任们的毛病,稍有不合,基本都可以作为分手的理由。

  如此看来,陈立农诚然不是一个合格的恋人

  陈立农本人听到这种评价的时候也不过是耸了耸肩,没说什么 

  毕竟他再不好,也是有市场的人

  只有他不想谈的恋爱,没有他追不上的人。

  就这一点,就能把其他男同胞气得不行。

  好在,这家伙最近交了一个男朋友,又能安分一阵子了。

  
  

  

  “你手冷吗?”

  陈立农回头立定站住,身后的人也在距离自己一步的距离站住了,毛绒绒的头发被调皮的秋风吹得乱糟糟的,可也掩盖不了那精致的面容。

  “…冷…”

  蔡徐坤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诚实的回答道。

 陈立农一把抓过蔡徐坤身侧的手,塞进自己的口袋,然后就这样把身后的人变成与自己比肩的位置。

  “冷就抓住我。”

  陈立农直视前方,用着漫不经心的语调说出的台词却让蔡徐坤很是雀跃的在口袋就回握着那只温暖的大手。

  “好~”

  

  

  也不知是怎么了

  以前她们说手冷的时候,陈立农只是瞟了一眼便说道

  “热水袋才刚发货,坚强点。”

  

  然而刚才在图书馆,分明看到蔡徐坤的指甲盖基本是紫得一片

  陈立农想,自己主动点去牵手也没什么不行

  更何况,他好像怕冷

  
  

  

  

请吃蔡小葵吧-8

#一个草莓精立志要被吃掉的沙雕文学

#灵感来自动画片《请吃红小豆吧》

#草莓精-坤  园艺技术专业学生-农


 (仓皇结尾,各位不要嫌弃)

   “农农农农~农农农农~”

  当陈立农端着热粥进来时,只看见了一个隆起的被窝山丘在不知疲倦的叨叨自己名字,走进还能看见从‘山丘’里探出来还随着节奏不停摇晃的小脚丫

  把粥轻放在一旁,把被子掀开一点点,就能看到一双倒映着自己身影的双眸。

  忍不住俯身轻啄一下,被子里被盖住的人还会随会害羞的缩一下,完全不似平时主动积极的模样。

  “起来吃粥吧。”

  陈立农点了点他直挺的鼻子,笑意从月牙的双眼中倾泻而出。

  一听到有吃的,蔡小葵立刻撑起身子从被窝里探出栗色的鸟窝发型,张开红樱的嘴唇,一副嗷嗷待哺的模样。

  细心把粥吹到不再冒着热气,才喂给蔡小葵。他砸吧砸吧嘴后评价道“超好吃的!”

  为了吃,蔡小葵大半个身子都从被窝里露了出来,昨夜疯狂的印记还清晰的留存在他的身上,陈立农眼色一暗,把一旁的空调毯扯过来,严严实实的包裹住这个好动的草莓精,“天冷,这样会感冒的。”

  “农农你抱抱我就不冷了~”

  说着,也不顾手机还捧着热粥的人,蔡小葵就像无骨蚯蚓很自然的在陈立农的怀里找到舒服的姿势,还不知死活的侧头在陈立农侧颈留下一吻

  又似身为沙发的人的一个奖励,又似白日里的调情。

  陈立农收紧拿着碗的指关节,邪眼看向窝在自己怀里一脸满足的人“要不是那里还红肿着,你这样撩拨可是要受惩罚的。“

  “略略略~”

  


  “农农以后可不能吃其他草莓了”

  窗前摆放的草莓苗早已硕果累累,散发着特有的清甜的香气。见陈立农在草莓苗前停留,蔡小葵从宽大的袖口中伸出白嫩的小手,从背后抱住陈立农,翁声翁气的说道。

  “所以是吃醋了?变成草莓醋?”

  说着,陈立农倒是把自己逗笑了。感受到蔡小葵在自己腰间收紧的距离,他知道,小草莓了开心了。

  “我难道不比它们甜?可爱?会暖被窝嘛?”

  蔡小葵不甘的瘪嘴,声音都听起来好似陈立农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好啦,我就是在思考…”说着陈立农转身抱住了蔡小葵,唇齿附在人耳旁,苦恼的说道“我种的草莓成精了,该怎么写进报告里呢?”

  “而且…我还对他做了那些事,这又该怎么写呢?”

  着实是没有想到陈立农苦恼的是这些事情,这种令人脸红心跳的事情要怎么写下去嘛…

  蔡小葵不知所措的贴紧陈立农的胸膛,心虚的说“那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不行诶…那样就没人知道农农是我的了…可是…我是草莓精啊,说出去不是会被吃掉?”

  看着蔡小葵说出自己的想法后又自己一个一个的否定掉,陈立农就觉得这个草莓精可爱的紧。

  他这样突兀的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不管不顾的成为自己生命中中柔软的存在。他来的突然,陈立农也接受了。可相逢总有离别时,陈立农才不允许这个草莓不经允许的离开。

  “要吃也是被我吃掉,小葵难道想被其他人吃掉?”

  “小葵才不要被吃掉!只想和农农做爱。”

  蔡小葵嘴巴一瞥,又再一次的重复着这样直白的话语

  “我们不是做过了?”

  摩擦着蔡小葵的眉眼,陈立农神色不明的说道。

  “不是啦!”蔡小葵抓住陈立农的大手掌,很认真的说道“是做爱,不是做一次爱啦!农农好笨哦 ”

  “是啊,我很笨的”陈立农反手抓住蔡小葵葱白的小手继续问道“我有一生的时间可以和你做,你呢?”

  “小葵也可以用一生的时间哦!”

  清澈的眼眸里透出的坚定让陈立农不由得嘴角上翘,他低下头找到那个令他着迷的唇,语言从唇齿中流出

  “那我就把身边的位置留给小葵了,可不能反悔。”

  

  

  
---开学--

  蔡小葵草莓生涯以来,第一次受到那么多的注目礼,紧张得攥紧一旁陈立农衬衫的衣角,亮晶晶的双眼藏在依旧蓬松的栗色卷毛刘海下,还不忘扯了扯头顶上的八角帽企图隔绝这些让他不自在的视线。

  察觉到小草莓的不自在,陈立农一手揽过今天穿得粉嫩嫩的蔡小葵,把他圈进自己的怀里。

  “等我把作业交上去就结束了,不要紧张。”

  小葵抿嘴点了点头,继续扣拉这自己牛仔裤上的破洞,小小声的说“好叭~窝会听话的。”

  

  台上一个看起来白发苍苍的人念到了陈立农的名字,于是陈立农就起身把自己栽培的草莓苗带到讲台上了。

  蔡小葵无聊的偷偷地转头看了一眼后排的花花绿绿的植物

  呀咦!

  居然还有橙子精!

  啧啧啧,傻乎乎的对着自己笑就算了还挥手是几个情况??

  这大白牙真是把小葵的双眼都晃得有些花花的了。

  小葵抬起小手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再往瞟向橘子精身后两排的位置,那不是橘子精嘛!

  要说橙子精和橘子精要如何分辨呢?

  看他一副冷冰冰还不爱理人的模样,就和那个傻傻的橙子精相差甚远嘛

  虽然两家是近亲,可是一点都不一样呢~

  


  收回自己打量的目光,蔡小葵把头顶在桌子上想

  他们真是可怜捏…

  都还没有被吃掉…

  主人也是男生,都不能做爱

  唉~

  


  

  ----完---

  (突然结束,有点不舍,日后再见~)
  
  

  

  
  

  

  

抽中了弟弟( ´ ▽ ` )ノ

请吃蔡小葵吧-6

#一个草莓精立志要被吃掉的沙雕文学

#灵感来自动画片《请吃红小豆吧》

#草莓精-坤  园艺技术专业学生-农




  日渐天凉,,陈立农窝在家里也快有一个星期左右了。

  比起陈立农春困秋乏的生物钟,蔡小葵显然就正常很多了。除了每天主动的求浇水,求亲亲,求做爱外,其他的时间就缩近陈立农怀里捧着手机玩贪吃蛇。

  要说两人是怎么突然变得如此亲密?



  

  那时陈立农晨起被小草莓诱惑,不自觉的亲上了人家还把人压在了床上啃咬。若不是因为不间断深入的吻把小草莓脸颊憋得通红而松开的距离,陈立农也难说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唇齿分离,陈立农定定看着蔡小葵红彤彤的脸颊和被不断摩擦而红肿的嘴唇,莞尔一笑,他想…他就是这么见异思迁的人吧

  居然不知觉中喜欢上了这个小草莓

  “小葵是喜欢我吧?”

  明明是语调上扬的问句,说出来时却带有肯定的意味。

  小葵听到这句话,脸颊变得更加红透,却毫不扭捏的点了点头。语毕还伸出手捧着陈立农的下颌,认认真真的说“喜欢,是和农农做羞羞的事的那种喜欢!”

  !

  好吧…尽管昨天有偷偷听到些只言片语,可这样认真的场景下说这句话时,陈立农难得觉得血气上涌,一阵燥热。

  “咳…不能…白日宣淫。”

  自己还是未成年呢,怎么可以做这些事情哦!

  “小葵知道啊,晚上就可以了对吧?”

  “…到底是谁教你这些的???”

  陈立农有些抓狂,可小草莓却没想那么多,很是主动的伸手挂在人的脖颈侧,伸出温热的舌头舔了一下陈立农的还在滚动喉结。

  顷刻间,陈立农周身一阵战栗。舌苔上粗糙的触感竟能让自己有一种巨大的快感,感受到周身的愉悦。

  小草莓舔了一下后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喉结,继而直接上牙,用牙齿的钝感描绘陈立农喉结的形状。牙齿每压出来一道痕迹,温热的舌头就立刻上前舔舐。

  痛痒交替催动的快感让陈立农久久不能回神。


  后来还是陈立农强行拉回理智,在弦绷断以前及时推开蔡小葵奔进厕所。

  从那以后陈立农就明白了,蔡小葵是真的喜欢自己,是想做爱的那种喜欢。


  
  

  自从那天主动出击后,陈立农发现蔡小葵撩人的功力是日渐飞速增长!

  比如每天在自己泡澡的时候就会强烈要求一起泡

  看着蔡小葵只穿着红色草莓内裤,躯干毫不遮掩暴露在自己视线下,看着这光滑的肌肤陈立农只觉得身体一阵燥热

  一起泡澡?这怎么行?!

  谁能把持得住?

  被拒绝后,看着蔡小葵气鼓鼓的瞪了自己一眼,一手拿着黄灿灿的橡皮小黄鸭,一手拿着红色草莓毛巾转身就出浴室了。

  正当陈立农松了一口气时,又见蔡小葵搬了一个小板凳过来,正正坐在了陈立农浴缸的正对面。

  恩???

  对上陈立农的眼神,蔡小葵还是有些气鼓鼓的的开口“不能和你一起泡澡,还不能看你泡澡嘛?陈那个什么农,你不要太过分了!”

  恩???

  到底是谁过分了?现在趴在浴缸旁边,支手撑着下巴看着自己泡澡的人才过分了吧…

  

  再比如,求亲亲的频率是犹如火箭,直线上升的那种。

  蔡小葵一睡醒,就会主动的亲陈立农一口。

  如果那时陈立农还在睡觉的话…就会变成亲两口、三口、四口…

  要说陈立农是怎么发现蔡小葵偷亲自己的呢?

  陈立农睡醒后去刷牙时发现,自己的嘴巴肿了…

  

  黄宝接回来后不久,它的发情期就来了,见着小母狗就激动得不行。

  无奈,陈立农就把狗狗送去了绝育。

  那天蔡小葵有些怅然若失的看着陈立农一下午。

  受不了这种眼神洗礼的陈立农还是忍不住问蔡小葵究竟为什么心情不好?

  不问还好,一问蔡小葵就立刻瘪了嘴,毫不掩饰梗咽的声音的回答“我怕…我要是继续说喜欢你,会被…”

  “?”

  顺着蔡小葵的目光看去,那个还在亮着红灯的‘手术中’,陈立农心中了然,可也觉得好笑,原来这个草莓还有怕的事情哦!

  但是你一个草莓怕啥被绝育?你又不是动物。

  对哦!

  闻言,蔡小葵激动得搂住陈立农,又恢复成生龙活虎的模样。

  他乘机亲了陈立农一口,笑眼弯弯的说“那小葵也处于发情期,农农我们做爱叭~”

  “…你之前可是只想我吃了你的…”

  记忆闪回到初遇的时候,这个草莓还只是一个只想被吃掉的草莓,现在怎么整天脑子里装满了各种黄色废料了呢?

  “那农农要吃了我吗?”

  还真别说,他舍不得吃掉这个草莓了。

  ”在遇见农农以前,小葵的理想就是被吃掉!可是现在小葵不想被吃掉了…”

  说着蔡小葵抬头看着陈立农,红樱的唇一张一合,字句清晰的说道

  “小葵现在的理想是和农农做爱!”

  !!!!!!

  求你了,换个理想吧!我还没成年呢!

  

  但是蔡小葵吧…是个草莓啊,是不听人话的(微笑脸)

  

  

  

  蔡小葵对于爱情认知除了从其他草莓前辈那里得来外,大部分都得益于循环播放的家庭伦理剧以及都市追爱剧。

  “你说!你是不是外面有其他的草莓了?”

  恩??

  刚进入玄关,陈立农就看见蔡小葵抱着草莓抱枕站在沙发上,居高临下的一脸狐疑的看向自己。

  那模样就好似蹲点了多个日夜终于抓到老公蛛丝马迹的糟糠妻的那种隐忍和坚贞。

  “不回答就是默认了对吧?”

  蔡小葵说话的时候,身后的液晶电视正在大声播放着妻子的诱惑主题曲《无法原谅》

  蔡小葵中气十足的那声吼再配上那电视剧的前奏,陈立农还真有一种错乱的感觉。

  “陈立农你…”

  蔡小葵抬起手指了指陈立农准备说下一句台词时,眼神一瞥看到他手中提着的蛋糕盒子,顿时一切都忘得没边了

  什么妻子?什么诱惑??有蛋糕重要吗???

  蔡小葵很是狗腿的从沙发上下来,刚才质问的气势全无,只剩下了对美食放光的双眼。

   “你买了蛋糕哦~要现在吃吗?”

  见到这种无缝的人格切换,陈立农忍不住想笑。

  他仔细的回想一下,当初种草莓的时候除了浇水可什么都没做了,谁来解释一下,这个草莓精怎么戏那么多呢?

  “要吃的,你先去洗澡先。”

  “啊…为什么??”

  蔡小葵一阵哀嚎,从来没听说过吃蛋糕前还要洗澡的嘛。

  “生日蛋糕还缺个草莓,你不洗干净我怎么吃?拉肚子怎么办?”

  陈立农一手把蛋糕放在餐桌上,一手顺抱住那个想扑向蛋糕的小草莓,笑眯眯的说道。

 “啊??要吃我?我这么可爱!”

  听说自己要被吃掉,蔡小葵难得皱了皱眉头,一本正经的看着陈立农质问。

  “做人不能太可爱的,不然会被吃掉。”

  




(猝不及防的更新...我努力写得有趣些,希望大家看的开心)